这年头还有这事??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2日

       锄头(45801605) 2012-06-24 0:00:27 我叫闫庆华, 35岁, 男, 土家族, 家住宜昌市辖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磨市镇凤山村3组湖北省市人。近年来, 他和妻子严芬一直在广州打工。儿子晏世扬今年9岁。小学四年级时, 他和祖父、岳母呆在家里照顾。他是一个温顺、好学的好孩子, 成绩很好。从2011年12月中旬开始, 儿子闫世扬说脖子和半边手臂都软弱无力。
        12月22日, 外出打工回家的母亲因涉及农村合作医疗报销制度, 带他到长阳县人民医院检查。按照规定, 他入院并进行了初步检查。他在医院住了一天, 但没有任何结果。熟人医生建议他到设备较好的宜昌市中心医院检查。 12月24日, 我的杨洋在妈妈和姑姑的陪同下, 住进了宜昌市中心医院儿科,

主治医生是孔婷。刚到新地方的杨洋, 还在玩耍, 有说有笑。做了颈部CT和3D影像, 同意长阳核磁共振检查后, 没有结果(据说医院有规定医生检查费必须占全部费用的百分之十以上), 我们被要求做腰椎穿刺检查。 12月27日晚上11点30分进行腰椎穿刺后, 阳阳一言不发, 昏昏欲睡。经检查, 当天挂了4瓶药剂, 28日挂了9瓶药剂, 没有告诉家人什么原因(直到孩子死了才挂完)。 29日凌晨5点20分, 襄阳永远闭上眼睛。医生和护士赶来抢救近一个小时都无济于事, 于是编了一份危重病通知书。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文件, 哭着的孩子的妈妈不自觉地签了字。入院5天多后, 家属多次向医生询问检查结果, 都说“我没出来”、“我很忙, 我要来治疗病人”。主治医生孔婷每天十点左右就诊, 询问检查时间不超过5分钟。在此期间, 不仅没有结果,

没有建议转院, 也没有采取任何应对措施。这是治疗的完全延迟。更让人痛心的是医院的态度。他们医院发生了很多事故, 他们忽视了卑微的生命, 他们麻木不仁, 他们的医术和道德没有提高, 他们有一套成熟的应对措施。我阳阳去世两三个小时后, 只有儿科主任来了, 冷冷地说:“送他去太平间。”之后, 就没有人出现了。当他从吴家港区万寿桥派出所来找邓警官时, 留下电话号码, 要求被送到太平间。这个时候, 我还在广州, 买不到火车票回去。无助的亲人在等洋洋。在我回来之前, 他们都泪流满面地告诉我。 11时许, 其他闻讯的亲属询问儿科主任王敏(男, 53岁), 说:“找我们找什么?你去报警! "他们去找主治医生孔婷, 她说:“我需要冷静。”活蹦乱跳的小子没有死在派出所, 但死后6小时也没有医院。方任出来, 哪怕是解释和安慰!愤怒的亲戚们再也忍不住了, 开始打起来, 没想到医院和派出所已经做好了损失的准备。除了十几名医院保安外, 还有二十多名警察, 不知道有多少便衣。部分亲属被警方通过拍照和录像带走, 但在亲属的一再要求归还时, 其中的信息已被删除。一些良心未泯的民警用含蓄的眼神, 用各种方式表达了同情、支持和鼓励。直到下午3点多, 万寿桥派出所所长戴志超应亲人的要求, 多次邀请, 随后院方派出流畅又会说话的副院长戴先国“接待”。 "(医院的术语)。
        , 戴副院长说, 市里开会了, 其他领导不在(那天市里没有开会), 他刚从武汉回来。 “接待处”位于医院的一角, 是专门为医疗纠纷准备的医疗纠纷调解会议室(好像是这个名字)。外面有一扇铁门, 有好几层警察和保安。除了几个亲戚, 医院只有戴副院长、医疗科(好像是)、医院法律顾问、百世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强, 以及万寿桥派出所代理所长。长期调解医院事宜的吴家区公安局局长陈海军, 数名民警。戴宪国和他的律师的意见是:第一, 如果是医院私有的, 要1万元。
       二是可以向市卫生局和司法局组织的由部分医学专家组成的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超过十万。第三, 申请第三方医学鉴定, 需要进行尸检。医院的冷漠让我的亲人无法接受, 而此时我还在回程的长途大巴上, 几个亲人一气之下离开了。几个亲戚在病房里看守着我的阳阳, 医院里也没有人来问我要不要一杯水, 甚至一盒午餐。亲属要求医院提供冰块给温暖病房里的杨洋降温, 但无人理会。几个亲戚自己带了冰块, 希望回来的时候能看到孩子。但让我好心无奈的亲友们没想到的是, 半夜, 20多名警察和保安突然涌入病房, 压住了阳阳的叔叔(都是农民), 四处寻找。他们拿走了手机, 抢劫了杨洋, 将3名亲属锁在医院的一间办公室里, 直到30日8:00。出院时, 他们发现医院内外三层楼内有100多名特警和携带实弹的警察, 还有无数便衣和保安。我只买了一张广州到宜昌之江市的长途汽车票, 没想到他们竟然找到了我家乡的村治安长和镇派出所的两名民警。居然找到了我坐的长途大巴司机, 车还在湖南的时候, 司机接到了车里有人叫他的电话, 大声问:“颜清华是谁?”我没有回答。
       换乘火车后, 我关了手机, 换了几次车, 才到了宜昌。在车站等我的警察和村治安长并没有阻止我。我见过憔悴弱弱的妻子哭泣, 我见过垂死的老人婆婆, 然后去医院, 在警察的带领下, 到市殡仪馆看到她儿子, 白脸紫眼睛, 半睁着!我可怜的儿子!我被他们忽视的卑鄙儿子!我死去的儿子!看着层层叠叠的警官和我孤苦无依的乡下亲友, 我咬着牙去医院谈, 但医院里一个人都没有,

只有法律顾问逼着我们遵守他们的规定。我不知道这个规定是否合法, 但我知道我儿子是他们耽误了治疗时间, 没有及时的应对方法。医院里也可能有所谓的科学原因。他们没有以任何方式解释自己的问题, 只是一味地要求我们购买服从他们所说的私人或申请评估。众所周知, 全市的调解委员会是由医生和相关人员组成的, 就连上级鉴定机构也是卫生系统自己的!谁来判断医院的态度、延误治疗、治疗过程的不当之处?我们去了市政府,

元旦放假前的下午, 只有信访办接见了我们, 并告知医院, 是那个冷漠麻木的律师说了同样的话。人民医院不再属于人民, 至少不属于我们这些卑微弱小的农民!人民警察不属于人民, 不知道人民政府是否还属于人民!去年12月, 我们被评为湖北省唯一的文明城市, 元旦上班后恳请市领导注意我们。医院和警察太厉害了, 我们已经不知所措了!我知道我们被跟踪了跟踪, 电话监控, 帮助我们的亲友被警告!我不知道那些威胁要忽略我们三代的人是不是农民!你要强迫我用汽油走极端吗?你是不是要逼我破产, 在省里和北京度过十年二十年, 甚至一辈子, 去寻找天空!我们的帖子很快就会被屏蔽。我们跪下, 向全国好心人寻求帮助。希望您能帮我们转发, 也希望您能给我们温暖!我给你磕头!我们的电话:闫庆华:15171916222 闫芬(杨洋妈妈):13487241570 秦中刚(杨洋舅舅):18671740076 闫军(杨洋舅舅):13872586387 动动鼠标还是会形成强大的舆论

Copyright © 2000 什么科技有限公司 shenme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verity-afri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