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金融观察:商业银行盈利为什么和宏观经济背离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5日

       林晓近期商业银行盈利能力的上升成为舆论焦点。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经济实际走下坡路的情况下, 商业银行的收益却出现了向上分化, 值得深思。 有评论人士的统计显示, 2018年至2019年, 中国银行业的表现与过去几年相比有明显改善。 上市银行2018年净利润增速为5.2%, 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增速为6.8%, 三季度增速为7.5%。 部分银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速恢复到两位数增长区间。 2015年至2017年期间, 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分别仅为2.1%、2.7%和4.82%, 几乎停滞不前。 也就是说, 2014年以来, 中国宏观经济逐渐下滑, 银行的盈利能力也逐渐下降。 2018年一季度GDP增速达到6.8%, 今年三季度GDP增速达到6%。 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 银行业的利润来自实体经济。 按理说, 实体经济的GDP增速应该是下行的。 不过, 2018年和2019年, 银行业利润逐步回升。 这是一个相当大的现象。 对于令人费解的。 那么银行业的异常盈利从何而来? 我们先来看看中国商业银行的主要利润来源。
        目前, 我国商业银行的主要利润来源是利差, 一般占银行总收入的70%-80%。 去年我国商业银行整体净利息收入占商业银行整体收入的77%, 影响利息收入的因素是银行净息差和银行生息资产规模。 银行净息差是指银行的净利息收入与银行生息资产总额的比率,

反映了银行的盈利能力。 2019年上半年, 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1.13万亿元, 同比增长6.5%; 净息差为2.18%, 比上季度末上升0.01个百分点; 利润增长基本保持平稳。 但在A股上市的五家国有银行中, 除交通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四家银行外, 净息差同比均小幅下降, 降幅范围为 0.03 至 0.22 个百分点。 主要原因是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的净息差总体喜人, 多数银行的息差大幅提升。
        例如, 2019年上半年, 平安银行净息差为2.62%, 同比提高0.36个百分点。 可以看出, 中小银行净息差上升是因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同业负债等银行负债成本下降, 这也是中小银行净息差上升的原因。 中小银行。 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 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去年以来央行连续下调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 导致市场利率大幅下降, 尤其是连续 同业拆借利率下降, 导致同业负债成本降低。 由于中小银行负债中同业负债占比较高, 中小银行负债成本相对降低。 农商行由于负债成本低、资产回报率高, 银行的净息差明显高于同业; 大型国有银行在整个银行业中的权重较大, 净息差与行业整体保持一致; 压力较大, 净息差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2018年以来, 各家银行的净息差稳步上升, 尤其是2018年6月以来, 同业拆借利率和同业存单发行价格下降, 主要利好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 2017年3月以来, 商业银行整体净息差呈上升通道。 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 今年二季度, 我国商业银行净息差为2.18%, 比上月高1个BP, 同比 . 上升 6 个 BP。 一方面, 利差在上升, 另一方面, 房地产贷款占银行利润的比重较大。 近年来, 房地产贷款不仅规模迅速增长, 利率也迅速增长, 而且一般都是中长期贷款。 , 这种高回报将持续多年。 从央行公布的数据也可以看出, 我国个人住房贷款业务一直在稳步增长。 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 2018年末, 人民币房地产贷款余额38.7万亿元, 同比增长20%; 全年增加6.45万亿元, 占同期各项贷款增加的39.9%, 比上年下降1.2个百分点。 . 其中, 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5.75万亿元, 同比增长17.8%, 增速比上年末回落4.4个百分点。 最热的是去年八月。 8月份个人贷款中, 中长期贷款5286亿元, 中长期贷款全部为按揭贷款。 占人民币贷款总额的55.71%, 远超一半。 根据六大银行年报统计, 2018年, 六大银行合计贷款增加51305.59亿元, 其中对公贷款增加14876.08亿元, 占比约28.99%; 个人贷款增加31180.04亿元, 占比60.77%, 其中个人住房贷款新增25338.96亿元, 占全部新增贷款的49.39%。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 在各项业务中, 六大银行偏爱个人贷款, 尤其是个人房贷业务。 这是根据房地产贷款的金额。 由于近几年房地产贷款的严格调控政策, 房贷利率连连攀升。 去年整体房地产贷款利率也有所上调, 部分银行的基准利率甚至上调了30-40%。 %, 这也是商业银行盈利能力与实体经济出现分化的重要原因。 那么从上面的讨论中我们可以看出, 商业银行的利润增速在过去两年是有所上升的。 一方面是净息差增加, 另一方面是房地产贷款从量价两方面提高了商业银行的收入, 但根本原因还是央行。 持续宽松为两者提供了基础。 具体表大量基础货币被释放, 公开市场一直维持低利率, 降低了银行负债成本。 为应对经济低迷,

美联储前主席本·伯南克有一句把钱扔在飞机上的说法。 这是他从需求端抗击经济下滑的方法, 用货币宽松刺激需求, 改善经济成为华尔街金融危机后的政府。 几乎是唯一的经济政策。 近年来, 中国央行的政策基本上是通过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来进行宏观调控。 尤其是2014年“双顺差”开始结束后, 外汇资金逐渐下降,

央行发行基础货币的方式基本相似。
        由于此前的再贷款, 如各种“麻辣面(SLF)”、“酸辣面(MLF)”等, 这些基础货币首先投资于商业银行,

通常利率为 这些资金非常低,

不会高于相同的。 当期其他资产的利率, 然后商业银行利用这些资金进行贷款。 贷款利率普遍较高, 形成的利差在弥补风险后成为毛利。 那么我们需要考察的是, 商业银行之所以能够在经济中经营, 是不是跟这种经营有关呢?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 把钱扔在飞机上确实可以刺激需求,

抗击经济下滑, 但关键问题是谁先捡到钱, 而第一个捡到钱的人能把钱卖出更高的价格。 借钱给别人和机构从中获取高额利润, 这些在中国最早捡到钱的人是最明显的两类机构:商业银行和房地产开发商。

Copyright © 2000 什么科技有限公司 shenme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verity-afri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