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联招聘发布2020年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6日

       近日, 智联招聘发布《2020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 重点展示职场妈妈的事业、生活、育儿等多方面, 再现职场妈妈职业与家庭平衡的心理过程, 旨在呼吁社会各界给予更多关注。在职场努力拼搏的“职场妈妈”生活状况如何?他们在工作中遇到什么问题?职业母亲和未出生的职业女性有什么区别?一起来看看吧!职场妈妈的职业期望较为乐观, 家庭是晋升的主要障碍。智联招聘的调查数据显示, 虽然女性在职场整体上遇到了晋升的天花板, 但不同婚育状况的具体情况略有不同。其中, 职业妈妈的职业发展期望最为乐观。 15.4%的她们认为明年可能升职, 13.8%的未婚女性认为明年有可能升职, 乐观程度仅次于职业妈妈。最悲观的情况是对随时有可能生孩子的已婚女性, 只有11.3%的人认为明年有可能升职。深知信心不足的具体顾虑, 不同婚姻和生育状况的职业女性也有各自的难处。未婚女性更容易因职场缺乏个人竞争力而难以升职。 42.2%的未婚女性将晋升障碍归结为“个人能力和经验不足”。已婚和未婚女性的晋升壁垒来自随时要孩子的尴尬境遇。已婚和未婚女性选择“婚育阶段被迫失去晋升”的比例占28.4%;它来自家庭。 20.3%的职场妈妈认为, 照顾家庭会让她们从工作中分心, 育儿让一些职场妈妈难以兼顾事业。未婚女性是最自由、最容易跳槽的, 职场妈妈在换工作时相对谨慎。未婚女性相对自由、容易换工作。 82.4%的人表示准备转行, 分别比已婚无子女和已婚有子女妇女高9.4和8.1个百分点。职场妈妈群体在跳槽方面不如未婚女性洒脱, 但比已婚未婚女性差, 或与已婚未婚女性在工作中面临更多偏见有关打猎, 他们在换工作时也有更多的顾虑。四分之一的职业母亲为了家庭放弃了自己的事业。 2019年2月,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招聘行为促进女性就业的通知》, 强调用人单位在招聘过程中不得询问女性婚姻情况。该政策还反映了女性在工作场所面临的不平等。具体来说, 已婚无子女女性求职时被问及婚育情况是最普遍的现象, 占比80.6%, 远高于职场中的其他两组女性。职场妈妈因为婚姻、生育、家庭等原因被迫放弃职业发展。 11.6%的职业母亲在婚育阶段被调职或减薪; 26.3%的职业母亲因为照顾家庭而被迫放弃职业发展, 占总数的四分之一以上。一。虽然有政策背书, 有公益倡导, 有经济智慧, 但生育负担依然无处可去。缺勤困扰着职业女性, 尤其是职业母亲。在计划生育方面, 职场女性普遍表现出顺其自然的心态, 但女性自身在婚姻、生育、职业的选择上也存在差异。
        15.1%的职场妈妈选择不要错过事业的生育黄金期, 高于未婚未婚无子女职场女性, 而职场中遭遇最多偏见的已婚无子女女性更愿意保护45.2%的已婚无子女女性不愿因生育而错失职业机会, 期待雇主和社会对已婚无子女女性给予更友好、更公平的待遇。职场妈妈更有韧性。虽然更多的职场妈妈因为职业原因不愿意调整生育计划, 但她们在生育期间也更有韧性。可以看出,

大部分职场妈妈都不愿意为了生育计划放弃自己的事业, 想要“生”、“升”。在个人追求和未来规划中, 越来越多的未婚女性在追求“经济和思想独立”,

选择这一选项的未婚女性比例高达82.4%。此外, 职业母亲更有可能认为拥有幸福的家庭是成功女性的一个要素, 23%的职业母亲选择了这个选项。不难看出, 婚育状况也影响着女性的价值取向。未婚女性认为独立和关心自己更重要, 而职场妈妈更看重家庭, “关心自己, 能够关心身边的人”的选项占比最低。 .根据自己的价值观, 在国际规划中, 未婚职业女性更倾向于将实现财务自由作为未来三年的目标, 占比31.4%。随着婚育进程的推进, 家庭在未来计划中的比例也呈现上升趋势。 18.6%的职场妈妈在未来三年的计划中选择“稳住事业, 重在家庭”。职业母亲花在工作上的时间与其他女性一样多, 而花在家务上的时间也更多。根据智联招聘对职业女性作息时间的调查可以看出, 职业妈妈的婚育状况与其他女性并无区别, 平均每天投入9小时左右。
       家务方面, 职场妈妈平均每天花费1.6小时。可见, 对于一些职业女性来说, 家务劳动可以算是工作之外的又一大负担。随着结婚生子, 职场女性的重心从工作转向家庭。
       进入婚姻生活的职业女性更致力于保持工作和家庭的平衡,

各占60%以上;不同的是,

职业母亲的家庭价值观比例更高;未婚妇女的工作份额更高。 .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 大部分上班族都经历了远程办公。根据调查数据可以看出, 节省通勤时间、提高工作效率是职场妈妈在非接触式办公期间感受到的主要优势。同时, 认为远程办公可以释放更多精力来照顾家庭的职业妈妈的比例远高于其他职业妈妈。在女性群体中, 40.6%的职场妈妈也认为远程办公比上班更忙。总体而言, 职业母亲对远程办公持积极态度, 较高比例的职业母亲对家庭关爱因素给予正面评价, 该模式对职业母亲和无子女家庭的已婚女性更为友好。未婚女性的重心全在工作经验上。 51%的未婚女性认为远程办公不方便沟通,

47%的未婚女性认为自己比去公司忙。职场妈妈牺牲闲暇时间陪伴家人, 同时专注于学习和自我提升。除了工作之外, 不同婚姻和生育状况的职业女性在时间管理和收入分配上存在显着差异。 87.2%的职场妈妈主要是下班后陪伴家人, 是未婚女性的两倍。在休息和娱乐方面, 职业母亲花费的时间远远少于其他职业女性。值得一提的是, 职场妈妈并没有减少自我提升的时间, 她们在充电式学习上的时间投入与其他女性在婚育方面的投入并无差别。在资金配置方面, 80.9%的受访职场妈妈主要将收入用于子女抚养和教育, 个人消费投资较少。相反, 职场未婚女性仍以“吃喝玩乐”为主要支出, 占比达66.3%。此外, 未婚群体在学习、训练和美容健身方面的投入也最高。未怀孕的已婚女性在储蓄和财富管理上的支出占其他婚育州女性的43.7%。在职母亲的平均工资为9428元/月, 贡献了近40%的家庭收入。智联招聘的调查数据显示, 已婚育龄职业女性, 即职业母亲的平均月薪为9428元/月, 高于已婚无子女女性的8612元/月。元/月, 未婚群体7065元/月。婚育过程的完成在一定程度上与年龄、职场经历等因素正相关, 所以职场妈妈的可支配收入也比较高。职业母亲占家庭总收入的37.3%, 略高于已婚和无子女职业女性的35.8%。由于职场男女平均工资的持续差异, 2020年的调查数据显示, 职场女性的整体工资比男性低17%。在此基础上, 职业母亲贡献的家庭收入已经相当可观, 女性早已成为家庭的中坚力量。晋升为母亲后, 幸福和压力齐头并进。期待父亲承担更多责任 分娩给女性带来更多的个人牺牲和职场压力, 但不会降低幸福感。 65.2%的职场妈妈在产后既感到幸福, 又感到压力。压力大的同时, 更多的职场爸爸获得了幸福感。选择增加幸福感、更有奋斗动力的职场爸爸比例达到33.7%, 比职场妈妈高出9个百分点。至于衡量父亲的表现, 90%以上的在职爸爸认为自己专注于家务和照顾, 而在职妈妈则不然——19.4%的妈妈表示对方基本没有承担育儿的责任。这种偏差反映了职场男女育儿观的不同, 也导致职场妈妈在职场与家庭无缝衔接的压力下前行。大多数职场妈妈对于婚育的选择都是坚定的, 从容面对婚育的关系。从职业女性的结婚生子选择中可以看出, 尚未步入婚姻的女性对结婚生子的渴望是最少的。, 持观望态度的比例越高。相反, “从前”的职业母亲约占60%, 对婚姻和生育持积极态度。长期以来, 社会都将婚育问题视为女性的羁绊, 接受职场妈妈放弃职场为家庭让路的潜规则。通过这次对职业女性的调查, 我们可以看到, 育儿和家庭挤压职业妈妈生活中的职业成长空间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但职业妈妈在照顾家庭的同时, 还在追求事业的突破和自我。 -价值升华, 努力打破层层刻板印象, 积极争取事业和家庭的主动权。诚然, 除了职场妈妈的自身努力, 更迫切需要更多的政策和福利支持, 以及全社会的包容。只有这样, 家庭才能成为职场妈妈的盔甲,

而不是软肋。

Copyright © 2000 什么科技有限公司 shenme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verity-afri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