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金融创新试验区湖州模式:拟筹建绿色专营银行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8日

       作为全国8个国家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之一, 湖州正式启动试验区建设。 7月31日, 在湖州市召开的国家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动员会上, 浙江省副省长朱从玖要求湖州在试点建设上要走得更快更远。园区, 在防范风险的前提下, 先行先试、大胆探索、稳步推进, 着力构建特色鲜明、亮点突出的绿色金融体系, 有力支撑湖州绿色发展, 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绿色金融发展经验。尽快, 力争在全国率先出成果、见成效。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 湖州市委、市政府印发《湖州市建设国家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和7月28日的“湖州市国家绿色金融改革试点”。
       《2017年区建设推进方案》提出了在湖州建立国家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但两份文件都有湖州市副市长李尚奎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 湖州市制定了《关于在湖州市建设国家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的若干政策意见》。 (征求意见稿)”, 并提出更具体的绿色金融产业支持政策, 文件有望正式出台8 月完成。 5大规划目标 早在2005年, 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考察湖州安吉余村时, 首先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思想。 2017 年 6 月 26 日, 中国人民银行等7部门发布广东省广州市、浙江省湖州市、衢州市、江西省赣江新区、贵安新区等5个省(区)8个城市​贵州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市、昌吉州、克拉玛依市。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总体方案。湖州市委书记陈卫军表示,

湖州成功获批成为国家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 是湖州继国家生态文明试点示范区、中国制造中国2025试点示范城市。据李尚奎介绍, 湖州市于2014年5月经国务院批准, 成为全国首个地级市生态文明示范区。自获批以来,

湖州在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生态环境综合整治等方面取得积极进展, 也为发展绿色金融奠定了坚实基础。根据《浙江省湖州和衢州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指出, 湖州和衢州的试点方向各有侧重。前者侧重于金融支持绿色产业创新升级, 后者侧重于金融支持传统产业。绿色转型与转型。李尚奎解释说, 我们希望通过绿色金融推动先进制造业更好更快发展, 将一些传统的非绿色项目转化为绿色项目。为此, 《实施方案》提出了绿色金融改革的五项重大规划目标。一是到2021年, 力争建立新的总部法人银行、保险或证券机构;全市银行机构绿色贷款余额达到1000亿元;绿金有10多个财务部门或特许分支机构;绿色保险保费收入每年增长10%以上;累计通过绿色债券、绿色企业上市、再融资等直接融资渠道筹资800亿元。湖州市金融办主任钱宏文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 湖州正在研究筹建全国首家绿色专营银行, 这是湖州国家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的主要任务之一.二是力争到2021年拥有60家绿色上市公司;全市银行绿色制造业贷款增速高于同期全部制造业贷款增速3个百分点, 信用贷款占比11.5%;设立政策性基金参与投资绿色发展基金35个以上;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提高到8%;高风险行业环境污染责任保险覆盖率达到90%以上。根据湖州市政府提供的信息,

截至2017年底, 湖州市共有绿色上市公司28家。三是在试验区建设中, 力争率先建立5至10个创新引领体系, 为国家绿色金融改革提供可复制的湖州模式。李尚奎介绍, 未来所谓湖州模式的创新引领体系主要包括企业(项目)绿色标识体系、绿色金融统计指标体系、绿色金融发展评价体系、绿色信用体系、绿色资源交易机制, 绿色支付体系。系统设计。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 目前绿色金融发展遇到的问题包括无中生有的绿色项目、为了多渠道获取资金、伪造财务数据隐瞒负面信息等, 迫切需要基础系统的设计。四是到2021年, 湖州市银行不良贷款率保持浙江省前三名;金融债权案件结案率超过90%, 和解率超过70%。此外, 到2021年, 单位GDP能耗下降超过省级目标, 单位工业增加值用水量年均下降5%, 主要污染物和碳减排目标二氧化硫将超过国家和省制定的目标。设立专项建设基金每年10亿元为推动上述目标的实现, 湖州拟设立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专项资金。李尚奎表示,

2017年至2021年, 湖州每年安排试验区专项建设资金10亿元, 其中市级5亿元, 区县级5亿元, 重点支持建设。加强绿色金融体系建设, 扩大绿色金融规模, 加大机构和人才引进力度, 推动绿色金融新业态发展。除建设专项资金外, 湖州还将启动设立绿色发展基金。具体而言, 湖州市政府产业基金将引导和吸引社会资本发起设立绿色发展基金, 总规模不低于150亿元。基金将采用市场化运作模式, 服务12个重点产业体系。经确定,

湖州市政府产业基金一期规模为10亿元。钱洪文透露, 但推进绿色金融改革并非易事。
       钱洪文指出, 湖州当前面临两大挑战。首先可以可以借鉴和借鉴的经验很少, 还是有一定阻力的。企业和银行都是营利性组织, 以经济利益最大化为导向, 而绿色金融则追求经济与生态效益的有机统一。因此, 有时两者之间存在一定的冲突。钱洪文分析。其次, 地方绿色金融改革是对现有国家金融监管体系部分领域的突破。改革过程中如何与现有的国家金融监管体系对接还存在一些问题。
       以钱洪文为例, 商业银行绿色度指标能否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所谓MPA, 就是中国人民银行2016年提出的商业银行考核监督制度。七大类14项指标。此前, 中国人民银行等7部门于2016年发布的《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提出探索将绿色信贷纳入宏观审慎评估框架, 并对主要指标结果进行评价。绿色信贷实施与银行绿色评价。结果作为重要参考, 并纳入相关指标体系。我们正在与人民银行沟通商业银行绿色指数是否可以纳入MPA, 我们将在湖州率先试点, 从监管角度引导商业银行发展绿色金融服务。钱宏文说。

Copyright © 2000 什么科技有限公司 shenme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verity-africa.com)